心理学说:夫妻关怀是创伤后应激症很好的治疗方式!

特伦斯Terrance向我讲述了他一生中遇到的所有挑战,并且有很多伟大和最有意义的挑战是他妻子的支持,让他从原来的职业中的创伤后压力症恢复过来。 这个创伤来源于他在越南服役的那段经历,几年前特伦斯和他的妻子特鲁迪Trudy去旅行,在一家旅馆过夜。由于上床睡觉还为时过早,特伦斯不经意地翻动电视频道,试图找些有趣的东西去看。他在一部关于越南的电影中停了下来,影片中有一群年轻的士兵。他们看上去像个孩子非常稚嫩,但是这部电影是他最可怕的噩梦的化身,这是他在越南从军后,一个反反复复出现的噩梦……

当时他在越南当了一名营级的外科医生。在那次任务中,特伦斯像往常一样带着一个救援袋和一支步枪,但是这次他在野外被击中。当他参军时,他向父母保证他绝不会冒任何不必要的风险。但是才过几周,他就放弃了这一誓言,并自愿参加了许多高风险的任务。 特伦斯确实活了下来,但他告诉我,他的生存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次倒霉的运气。他这次付出的代价是被可怕的经历所折磨。这个噩梦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,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讨论过他在战争中的经历,甚至连他的妻子特鲁迪也没有。

关怀可以提供深刻的支持。

由于某种原因,当他看这部关于越南的电影时,他并没有像平时那样跳过这部电影,冥冥中好像有一股力量,让他觉得自己不得不去看它。电影台词和他反复出现的噩梦是一样的。一群年轻的士兵,也像他那时候这么大,他们的武器被意外的丢失,当越共正在逼近。士兵们既无助又害怕,他们知道自己要死了。特伦斯看完这整部电影后,他开始哭泣。不仅仅是哭泣,而是深深的、令人痛苦的抽泣,震撼了他的整个身体。他停不下来,几乎哭了一整夜。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用特伦斯的话说,“是特鲁迪让我得以渡过难关的。没有她我是做不到的。在我经历的每一刻,她都和我在一起。“

特鲁迪讲述说,她实际上什么也没做,什么也没说。她所做的就是和他坐在一起见证他的痛苦和悲伤。她知道特伦斯正在经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虽然她也很痛苦,但她相信他会变好起来。她和他一起坐了几个小时,她一直静静的听着,在她的开放胸怀帮助他承受他无法忍受的痛苦。

许多小时后,特伦斯不再哭了,他说他需要一个人去散步。当他终于回来的时候,他又经历了一次痛苦。这一次,特鲁迪依然陪着他,让他把自己内心最深层的痛苦释放出来。

在那晚的宣泄之后,特伦斯的噩梦消失了,他们也再没有回来过。特伦斯说:“经历这段可怕的痛苦,加深了我们的面对痛苦的能力,不管是我们自己的还有彼此的。”

本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2.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,欢迎转载,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,且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原文连接:大沈博客 » 心理学说:夫妻关怀是创伤后应激症很好的治疗方式!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